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冒死潜入艺校厕所 >> 正文

【江南小说】二柱的打工生活

日期:2022-4-23(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屈指算来,二柱在K市打工已整整三年,因为家里穷得揭不开锅,他便怀着自力更生、自谋出路的志向来到了K市,这座远离家乡千里之遥的繁华都市。

这三年间,二柱没回过一次家,只给母亲寄回一次钱,而且数目不多,仅仅五百元,但那已是他第一个月工资的五分之四了。后来,母亲托人写信,叫二柱自己存一笔钱,以筹备将来的婚姻大事,家里省着点用,不需每月都寄钱回家了。于是,从那以后,二柱便再没有寄过一次钱。

按理说,这本来因该是一件好事的开端,可事实上是一件坏事的萌芽。因为后来,二柱每月有了一定数额的工资结余,而且数目逐月增加。然而,在这样一个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繁华城市,二柱逐渐结识了一些酒肉朋友,染上了烟酒。再后来又进了赌场,那时,还是他出来打工的第八个月。这样,二柱卖苦力千辛万苦挣来的五千多元不到两个月就全部泡汤了。后来,二柱蒙着一些操家乡方言的老乡借赌资。由于多次都是老虎借猪——有借无还,很快,他失去了所有善良老乡的信任。那年春节,二柱没回家,他瞒着家里说工厂不放假,其实是无颜回去见“江北父老”。

为了手中的赌、嘴中的烟和肚中的酒,二柱后来又染上了小偷小摸的恶习。一两次侥幸得逞,使他变本加厉,那无法收回的“第三只手”使他屡次惨遭毒打,多次被拘留。于是二柱被工厂老板炒了鱿鱼,从此,他成了风餐露宿、蓬头垢面、逛街荡巷、两只眼睛专盯着人家衣袋的无赖。

这种苟且偷生的生活,使二柱时时想起千里之遥的家乡,想起他那慈祥、善良、守寡多年、两鬓斑白的母亲。午夜梦回时,二柱自责却无法自拔。他已成了行尸走肉,囊空如洗,尽管他的心时刻记挂着母亲,可怜他连回乡的盘缠都没了。去乞讨吗,他编不出足够的理由,去打工吗,时间太难熬,他等不及了。二柱自言自语:“对不起,母亲,再让我做一次‘三只手’吧,我发誓,这是最后一次了。事成之后,我会马上赶车回到您身边,回去种好咱家那两份责任田,赡养您、照顾您,从此永远留在您的身边。”

二柱正独自在心中发誓,这时,“目标”出现了。一个肥墩墩、很有富态的老太太刚从街旁的银行出来,右手不时摸摸左边的衣袋,生怕里面的钞票会突然长翅膀飞了。于是二柱随后跟踪她,她进了一家购物商场,停在售衣档旁边选购衣服。老太太很挑剔,选了一件又一件,都不合心意,因忙于选衣服而放松对钱袋的看管,二柱趁着旁人多,凑过去,以神奇的速度,凭他最拿手的动作,用镊子夹出三张“四人头”,而这一切,均在神不知鬼不觉之中。

揣着这最后一次得手的胜利“果实”,二柱以近似光速的速度倏地消失在人群中,直奔火车站,准备购票赶回家乡。

从售票处出来,二柱发现离票上的开车时间还有两个钟头,这时他才记起大半天未进过食了。于是二柱决定去外面弄点吃的,吃饱后再顺便逛逛这三年来被他踏遍每个角落的K市。二柱心想,或许,这是他今生今世在K市逗留的最后两个钟头了。

逛得心满意足后,看看百货大厦门口的电子钟,才知道离开车时间仅有二十分钟,于是二柱赶紧踅回车站。结果发现车站门口左侧,一群人围成一个厚厚的大圆圈。二柱走向前,垫着脚尖透过人头缝隙一看,只见中央坐着一个头发斑白、衣衫褴褛的老大娘在乞讨。二柱竖起耳朵,仔细一听,是操外地口音的,好耳熟,越听越确认是自己的乡音。

这是老大娘的声音:“各位行行好,发发慈悲,我的命好苦啊,丈夫病逝多年,我一双手将两个儿子拉扯大,大儿子19岁那年,为抢救队里的森林火灾献出了生命,小儿子16岁出打工,三年时间有两年多未回过信了。托人在他原来打工的工厂找过,说他两年前就辞工了,人山人海,上哪去找啊,如果他在外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该如何是好,怎么对得住他爹啊……”

啊,娘亲,这不就是我那勤俭朴素、任劳任怨的娘亲吗?二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整整三年时间,娘亲似乎衰老了三十岁。二柱正要上前去认他的娘亲,这时只见一个体态圆肥的老婆婆迎上前,走到娘亲身旁,掏出一张50元的钞票,流露出怜悯的神情说:“大嫂,这50元钱您收下用吧,要不是今天中午被小偷扒去300元,我会再多给您一些……”

二柱仔细看了看,心里顿悟:天哪,这位好心肠的老婆婆不就是两个小时前被我从她衣袋里夹出300元的那个肥老太太吗?一个因我而起的受害者竟成了我娘亲的恩人。顿时,二柱愧疚得心如千针在刺,赶紧扒开人群,冲进去抱住我那千里迢迢、远道而来的母亲,痛苦万分地发出撕心裂肺的呐喊,泣不成声:“娘亲、娘亲啊!孩儿不孝,孩儿让您受了这么多的苦,娘亲啊娘亲……”

羊角风的初期症状有什么
癫痫病医治好要多少钱
小儿癫痫有哪些症状

友情链接:

好问决疑网 | 烟台蓬莱旅游攻略 | 德玛怎么玩 | 冲绳游记 | 调研新闻稿 | 黑道风云下载 | 新浪怎么发长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