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新疆恒大金碧天下 >> 正文

【荷塘】办公室的故事(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一)

她静静地坐在办公桌旁的靠背椅上,一双灵巧的小手,灵活地操作电脑的鼠标和键盘,神情专注地看着办公桌上的电脑的显示屏,随着电脑显示屏画面的变化,她的面部表情也不停地微妙变化着。偶尔她的脸上掠过一丝浅浅的微笑,时间很短暂的一闪而过,随即又恢复了复杂的表情。

长时间对着电脑,估计她已疲倦。她慢慢地放下电脑鼠标,伸手轻轻拍了拍几下非常整齐的流海,向靠背椅的后背靠去,靠背椅就象是婴儿的摇篮一样,灵活而又听话的,将她的身体来回反复摇动起来。她若有所思地注视着办公桌对面的玻璃窗户,玻璃窗明几净,一缕温润的阳光,从窗户透射进来,在东墙上铺就一条金色的大道。阳光的余光洒在办公桌上的一幅画,画中的少女在大道上漫步着,闲情逸致,美丽极了。

她就是我的同事,也是我的顶头上司生产部经理——佩兰,大家亲切地叫她“兰姐”。兰姐,也是我来公司第一天第一个认识的人。

此刻,兰姐正独自欣赏着画中的女孩。画中的少女不是别人,也正是兰姐她自己。画中的少女就像是一面摆放在办公桌上的镜子,兰姐看到了自己苗条的身材,端庄而白晳的面容,洁白的长裙随风摇摆,微风吹散了的乌黑长发,在阳光下飞舞,不远处的西子湖有画舫在断桥畔停泊,她幽雅地漫步在绿草树荫下,仿如刚刚从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楚楚动人。这是去年在西湖游玩,照了无数张的照片,她选择了一张认为最美的照片,做了一个精致的像框装裱起来,放在办公桌上以作纪念。

当然,公司每年都有两次组织去外地旅游的活动,作为在一家公司工作快十年的兰经理来说,也游历过无数的名山大川。之所以选择西子湖畔的照片作为案头摆件,不是没有理由的。因为她不但要记住西子湖畔的美丽风光,记住那匆匆的快乐的五日经历,更重要的是她记住了一个人,一个让她牵挂的人,让她工作之余闲下来的时候就会想起的人,那个人,当然也就是她的另一半的他。

想到他,兰姐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温馨甜美,脸上即刻荡漾起一种幸福的微笑,灵巧的小手,不自觉地向身边不远处的挎包伸过去,敏捷而幽雅地从挎包里掏出手机。

她打开手机输入了他的电话号码,输入电话号码的速度很快,大拇指像一只锇极了的鸡仔,啄米一般地在手机的屏幕上点画着。他的电话号码呈现在显示屏上,这一连串的数字符号,她感觉就像中了大奖的幸运数字似的,惊喜不已。在兰姐的脑海里,只记住了两个电话号码:一个是她父母的电话号码,另一个就是他的电话号码了,他的电话号码,却是让她记忆深刻并能倒背如流。

我对他说什么呢?兰姐犹豫了,捧着手机呆呆地看着手机上的显示屏幕。

当她在想他的时候,他也正在想着她。

正在兰姐犹豫的时候,她的手机响起了<<明月千里寄相思>>的音乐。是他打来的电话。

兰姐心尖掠过一段幸福的欣喜,脸上随即泛起幽幽的微笑......

“嗨!在干吗?忙完了没?”他关切地问候着,声音低低的,他富含磁性的声音,似乎具有某种魔力似的,兰姐听得心情澎湃,芳心荡漾。她直了直身,侧头向透明玻璃窗的隔壁办公室望去,看到她的另一半伏在办公桌边低着头对着电话等待她的回答。

他就是另一个部门的经理李越平。同事们都亲切而又尊敬叫他李经理,李经理身材高瘦,西服领带是必不可少的装饰品,走起路来风急火燎,说话像倒豆子一样语速特别快,东北人,说话特直。李经理似乎学富五车、知识渊博,无论是工作上还是社会上的任何事情,都有独到的见解。编起故事笑话来,言语幽默,表情丰富,有枝有叶,生动曲折,手舞足蹈。碰到同事做的不好的事情,他会不讲情面毫不犹豫地一针见血地指出不足。也正因为他直爽的个性,他也换来了一个不雅的称号----李公公,当然这个“雅号”,也只能在同事们私下秘密流转。

心平口快、办事不拖泥带水的李经理,此刻,在兰姐面前如仆人一般谦卑而恭敬,他期待着兰姐的声音从电话的那端传过来。他害怕他粗旷的声音惊吓了兰姐,兰姐也不止一次地告诉他说话的声音要小点,不要人未到声音已经先到了。因而李经理不得不耐着性压低声音等待着兰姐的回答。当然李经理压低声音还有另一个目的,前后左右的同事在做着各自的事情,办公室静得只能听到电脑敲击电脑键盘和打印机打印时发出的吱吱的声音。李经理不愿让同事知道他在上班时间闲聊,尤其是与一个女孩在电话里卿卿我我,更别说是兰姐了。李经理心里非常清楚,他办公室里的这些同事,别看他们平日一副清高自命不凡的样子,他们可人人都是小报记者,对于小道消息的传播,那是非常热心的。像他这样的男欢女爱,不出一天全公司就会知道一清二楚了。这种情形,李经理可是不想见到,李经理更不想见到的是,同事们如果知道他跟兰姐的关系,少不了又要敲诈他一顿大餐。

记得他上次提升为经理的时候,办公室的同事死缠烂打地让他请客。升职加薪的李经理兴奋了好几天,乐呵呵地答应在一家星级餐厅请上两桌,酒足饭好后买单,一整月的工资就这样灰飞烟灭了。李经理表面上大大方方地说:“我请客就是让朋友吃好喝好,要不然我就不请客。”然而内心深处心疼了好久,见面也没有了笑容。有时还悄悄地问同事有带烟没有,同事常常半开玩笑半当真地说,“我这烟质量不好,怕你李经理抽不习惯。”“没事没事,抽烟无所谓好与不好,能抽就行。”|无奈的李经理心里掠过一种酸涩味道。当同事们亲切地叫李经理前李经理后时,他才感觉找到一点点失落的平衡。

这时候,让同事知道他与兰姐的关系,那还不炸了锅,估计又得好几千大洋,还不一定能封住这群馋鬼的觜。想到此李经理说话的声音更低更小了。

“晚上一起去吃饭?”

“你大声点,听不清楚。”兰姐张着耳朵紧贴着电话,李经理在电话里声若蚊蝇的声音,让兰姐有些不愉快。

兰姐的语气让李经理有些紧张,李经理害怕兰姐,只要兰姐笑了,李经理仿佛雾霾天突然风和日丽阳光灿烂,若兰姐恼了,李经理觉得天旋地转,仿如汶川大地震一般遍地哀鸿。李经理急中生智,突然将嗓门提高了八度,不是八度,是十度。他直起了身,装模作样地恢复了平日的语气。

“还不明白吗?这样吧,我过来当面给你讲。”

李经理放下电话,借工作之故就来到了兰姐的办公室。

李经理就这样站在兰姐的办公桌旁边,就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等待着兰姐的训示。李经理犹豫了一下,从文件夹里抽出一张纸条,毕恭毕敬地递给兰姐,似学生交考试卷一般等着老师的审阅。纸条上只有短短的一句话:

“我想你了,晚上去吃饭好吗?”

被人惦记和想念,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尤其是爱情,会令多少少男少女魂牵梦绕,无牵挂的追逐自己的梦想并矢志不渝。兰姐也一样,此刻,她的心情是愉悦的。她用眼角柔柔地看了一眼李经理,抛去一个万般风情的微笑,伸出小巧的手,画了一个美妙的OK手势。

李经理像是领了皇帝的圣旨似的,紧张的表情立刻完全释放,潇潇洒洒地耸了耸肩,并用他那粗壮厚实的大手掸了掸西服领带,假做正经地说:“明白了吧,我说这样的生产安排是出不了货的,不过我尽量协调。”说完心满意足地走了,临走时不忘拍了拍我的头问候几句。

“还没忙完呢?”表情得意且带着兴奋。

“没。”我匆匆地回答着。

“你先忙,下班等我一下,我有事找你。”这句话还没说完,李经理的身影已经在办公室的门口了,他再次转身向兰姐投去一个温情告别。

“李经理找我会有什么事呢?”我在心底疑惑地问自己。在我的记忆中,李经理找我从来都没有过什么好事。

(二)

李经理和我是不同部门的同事,在工作中我们相互的频繁沟通与联系。生活上我们是相邻的两个宿舍。俗语说:远亲不如近邻,我与李经理的关系是非常要好的。有时我们会互相走动到对方的宿舍坐一坐,一小碟花生米加一瓶啤酒天南海北的聊上一二个小时。碰上周末,我们会改善一下单一的食堂生活,买些瓜果蔬菜,两个大老爷们就这样慰劳一下自己。到了夏天,蚊子在房间里肆无忌惮地飞舞盘旋,苦不堪言的李经理会向我借上一二卷蚊香。夜深人静时,我的房门常常响起敲门声,不用问,那是李经理来了,他找我不为别的事,这么晚他一定是来借烧水壶烧水泡一桶方便面。李经理是个守信的人,第二天一早,我的宿舍门刚开,他会准时地将烧水壶送还与我。开始时李经理会征求我是否同意,时间久了,他也就不打招呼直接拎走了,因而,但凡宿舍的小东西找不着了,不用问,它一定能在李经理房间找到。

不过近来忙碌的李经理有好些日子没来窜门了。一到晚上,他的宿舍也是黑灯瞎火的没有光亮,只有等到深夜十二点以后,房间里才响起开门的声音,他踏着夜色回来了。早出晚归的他,匆匆忙忙地洗漱完毕已是一二点钟了。

夜深人静的李经理的宿舍不时地响起说话声,那是晚归的他躺在床上打电话。大多数的夜晚,李经理的声音窃窃私语、如丝如藕,偶尔也会听到他气极败坏地大声疾呼:“不要说了,不要说了!”就匆匆地挂了电话。

......

我这样想着,下班的铃声响了,收回我的思绪,我起身向隔壁李经理办公室走去。

“什么事?”办公室剩下我们两个人,同事们早已不见了踪影。

“有钱没?借我一千,急用。”李经理祈求的眼神让我无法拒绝。

“一千?没那么多,只有八百。”我惊讶地回答着。

“工资才发五天,你就没钱了?”

“刚寄回家,没留多少在身边。”那语气,那神情,是不容人怀疑的。

城市的单身生活,最主要的就是三点一线,工作、吃饭、睡觉。下班后,同事们如倦鸟归巢地回到宿舍,他们或躺或卧在自己的床上如痴如醉地玩着手机,有的干脆咪着眼睛与外界不再联系,耳朵里塞两只耳机,独自陶醉在音乐的海洋里。任凭宿舍楼里大呼小叫,高声喧哗,他们却巍然不动,处惊不变。楼道下的篮球场上,两支不知名的球队在奋勇搏斗,往返来回跑动着,像水中的鱼被晾在了旱地,一个个张着大口喘着粗气。他们的努力没有白费,四周围满了呐喊助威的人群,加油声此起彼伏。偶尔篮球在篮框上调皮地转上两三圈才慢悠悠滑落出来,篮球场上空顿时响起一阵阵惋惜的感叹声。

篮球场上激情的壮观,吸引着我,我站在四楼的阳台上,伸长脖子向下张望,期待能看清楚篮球场上的每一个引人入胜的细节。

“嘿!在看什么?瞧你笑的跟一朵花似的。”近来常在我身边打转的佩静,从身后猛拍了我的肩头,站到我身旁。

我没有说话,微微一笑,算是问候。

“没出去玩吗?”

“没有。”我淡淡地回答着。

“可以去夜市的步行街逛逛?”

“不想去。”

“去广场跳舞?”

“我不会呀。”

“你呆在宿舍干吗?”佩静略有生气的语气问着我,仿佛我拒绝了她的邀请一般。

佩静来公司工作五年了,人缘极好,对我有一种特别的关心,常常在早上带盒牛奶或者茶叶蛋之类的偷偷塞给我,并嘱咐我千万不能让兰姐知道,否则上班时间吃东西可是要挨批的,那个老女人不太近人情,佩静在我耳边不停地讲述着兰姐,这时候,我略微知道了关于兰姐的另一些往事。

......

兰姐刚来时有一个男朋友,他是仓库主管。那时兰姐还是一个普通的文职员工,凭着自己的努力和在学校时留下来的刻苦拼博精神,时光匆匆,五六年过去了,兰姐也由一名普通员工走上了生产经理的位置。事业顺心,工作满意,兰姐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

那是一个刚下完小雨的傍晚,夜幕已经完全垂了下来,而公路显得越发的白晃晃刺眼,在公路道旁的一块标示牌也模糊不清,这时山区的蚊子扑面而来,打在眼里热辣辣的疼痛。就着摩托车所给的余光,他看清了那几个字的轮廓,“连续拐弯,减速慢行。”然而,只听到一声巨响,就这样他在夜色中向公路旁的悬崖急坠而下,随即崖底腾起一团浓烈的火焰和爆炸声响,那巨大的火球久久不灭。等到心急如焚的兰姐赶到时,任凭兰姐站在崖畔怎样千呼万唤,也终不能使他回头。

就这样,在那个多雨的季节,在那个伤心的夜晚,兰姐从此与他阴阳相隔。心情悲伤的兰姐,在每个阑珊的夜晚,抱着他送给她的一只大狗熊,泪水滑落那一刻,她体会到人生的痛苦莫过于失去心爱的人。有时,兰姐下班回到宿舍,坐在床头背靠在枕头半卧半躺地翻看手机里的照片,就像林黛玉看贾宝玉写的情书一样仔细。一幅幅的反反复复地看,一段段甜美而伤感的回忆,就像电影里的爱情故事一样历历浮现。她的眼泪不自觉地又流满了面颊,打湿了她的衣衫。内心如一只只小虫子在叮咬,一丝丝剧烈的疼痛。她多想放声大哭一场,发泄她心中酸楚的悲怜。

儿童癫痫病复发的表现
成都专业治癫痫病
中药能不能治疗癫痫病呢

友情链接:

好问决疑网 | 烟台蓬莱旅游攻略 | 德玛怎么玩 | 冲绳游记 | 调研新闻稿 | 黑道风云下载 | 新浪怎么发长微博